夜夜笙歌

不吃雷安,安雷,安迷修喜。其余杂食。

雷安

●这篇文是给朋友写的
●人物OOC,适度观看
●文笔渣,非常不好
●如果逆cp不负责
●这辈子我只写这一篇雷安







  他,安迷修,正义的骑士,在遇见迷路的孩子的时候当然要施以援手,但,没人告诉他这个孩子是变小的恶党怎么办。
  “这不是没马的骑士安迷修吗,怎么在这里?”雷狮一如既往地说着让人火大的话,脸上的神情也十分欠揍。
  冷静安迷修,骑士是不可以欺负幼童的:“我还想要问你呢,雷狮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面前的雷狮年龄看着仅有6岁左右,幼稚的面庞让他那欠扁的表情都变得顺眼了不少。
  原本合身的衣服也因为变小拖在地上,就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一样,安迷修的手指头动了动,忍住了想把面前的人抱起来的冲动。
  啧,现在的雷狮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他变成这样被传送到了这个地方,只剩下卡米尔和那两个人在一起让他很不放心。
  “哦,我变成这样怎么了吗,难不成你还是想要讨伐我,这下子可就是欺负小孩了,骑士会干这种事吗。”
        正义的骑士当然不会干这种事情,安迷修叹了口气,伸手不顾雷狮的挣扎把他抱在了怀里:“讨伐恶党还是等你变回去再说,你们海盗团的其他人在哪里吗?”
  “知道又如何,难不成告诉你让你把我们一锅端?”用手抵住安迷修的脸,雷狮努力让自己远离他,“该死的没马骑士,把我放下去。”
        “恶党你不要乱动,小孩子的身体很脆弱的,掉下去会受伤的。”安迷修小心翼翼的抱紧雷狮,不让他在挣扎中掉下去。
  “哦,是吗。”听到安迷修这样说,雷狮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挣扎的越发厉害,谁要这个家伙抱着他,要被穿出去他雷狮还要不要面子了。
  安迷修无奈的拍拍雷狮的头,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声音温柔道:“雷狮乖。”
  雷狮:???
  一脸震惊的雷狮心想,这莫不是个傻的。
  被惊到的雷狮终于安静了下来,安迷修松了口气,小孩子还真是难哄,也不知道小孩子喜欢吃什么,起码在还给卡米尔之前把雷狮照顾好了。
  成功陷入慈母状态的安迷修脑内思考着各种关于养小孩的事情,但,你是不是忘了你怀里的可是雷狮。
  反应过来的雷狮半眯着的眼睛中流露出危险的光芒,瞬间紫色的电光覆盖了全身。
  被电到的安迷修手一麻被好好抱着的雷狮掉了下去,瞳孔一缩不顾雷狮身上的电就要去接他。
  嗤笑一声,雷狮稳稳落地,退后几步召唤出雷神之锤然后瞬间被锤子带到了。
  “噗。”安迷修不忍心的扭过头。
  深吸一口气雷狮站了起来勉强抗住了雷神之锤,咬牙切齿的说:“安!迷!修!”
  “对不起,在下不是故意的。”但是抖动的双肩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一道惊雷劈在了安迷修的脚边,天边雷声大作,轰隆隆的咆哮声预示着雷狮心中的怒火。
  本来变成了这幅样子很不爽,结果还出了这种丑,尤其是被这个最不想让看见的人看见了,干脆在这里结果这个家伙好了。
  这么想的雷狮在看见安迷修回过头后的那个笑容是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一股不明所以的感觉在心中涌起。
  天边的乌云和雷光全部都消失不见了,温和阳光照亮了雷狮的视野。
  “恶党,你……”
  安迷修的话还未说完,旁边的树林里一道光刹那间直逼雷狮,发生的太快雷狮还来不及反应热流就斩断了光束,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握上了热流,空余的手想将雷狮拽到身后却被拍开。
  该死!变成小孩子反应速度都变慢了吗,居然被安迷修保护了,雷狮大爷的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不过这个居然敢偷袭他的人是谁,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从远处看我还以为是我眼花了,没想到真的是雷狮,还变成这个样子了。”
  一群穿着花里胡哨的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细数大概有十个左右。
  “没想到双剑的安迷修也在,你不是自称最后的骑士吗,居然和雷狮混在一起,看来名不副实啊。”路人甲说。
  “什么最后的骑士,还不是引人注目的噱头。”路人乙也不甘心落后。
  完全不认识,雷狮压根就不记得这些人。
  “恶党,你什么时候惹到了这么多人。”安迷修手持冷热流皱着眉头问到,这个家伙都是排名前五十的参赛者,真不知道雷狮是怎么惹上他们的。
  “这我怎么知道,想对我们雷狮海盗团下手的人多了去了,我哪有那么多空去记。”态度极其嚣张,真不愧雷狮。
  “管他什么雷狮安迷修,大赛第三第四的,一起干掉就是了。”路人丙唤出了自己的原力武器。
  “以多欺少,以大欺小,我,安迷修身为最后的骑士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们肆意妄为的。”安迷修将热流竖在身前正气凛然的说到。
  现在的雷狮几乎没什么战斗力,顶多就能召唤几道雷劈一劈,就是劈人他都劈不准,好几次都差点劈到安迷修,这让他不禁怀疑雷狮是不是真的准备劈死他。
  “啧,真可惜。”在安迷修又一次避开了雷电的时候,他听见了雷狮的声音,好了这下不用怀疑了,他是真的想这么干:-)。
  “恶党,你想干什么,我可是在保护你!”
  “我雷狮什么时候用的到你保护了。”
  好,那您请,您来。
  安迷修现在的心态感觉要爆炸,他一再的告诉自己说,那是个小孩子,你不能对他下手。
  师父!看来在下的修行还是不够,离您所说的骑士道还相差甚远,从今后起安迷修会继续努力修行的。
  但前提是先要解决这些恶人。
  “轰隆隆!”
  一道闪电直接劈中了欲图偷袭雷狮的人,纵然雷神之锤不能用他雷狮也不会怕了这些弱鸡。
  看到那个想偷袭的人躺下安迷修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些人实力不强,但蚁多咬死象,纵然他实力强硬体力精力也是有限的,所以顾不上雷狮那边,看来雷狮还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的。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打脸了。
     就是他安迷修在怎么强面对十个人也有疏忽的时候,有三个人直接绕过安迷修对着雷狮出手。
  雷狮冷笑一声手中雷神之锤勉强拎起来锤了一下地,雷光肆虐,以他为中心四周被雷电布满根本无法靠近,三个人被强横的雷电劈到在地,就在三个人以为要死的时候,弥漫在全身的麻木感消失了。
  雷狮的脸黑的不行,谁知道身体变小,元力也会变少,这才用了多少就已经耗尽了。
  三个人对视一眼,一齐用出大招对准雷狮,雷狮退后几步打不过他还不会多,谁知道又有一个人堵住了雷狮的后面,在看向其他方向也都被人堵住了。
  安迷修哪里只剩下两个人缠着他,内心着急的不行,恶党,你说你怎么这个时候就不靠谱了呢。
  “呦,我想起来了,你不是那个杀马特的弟弟吗,怎么,现在才来找我报仇?”雷狮依旧一副不着急的样子,轻蔑的看着为首的人。
  弟弟身体一抖,愤恨的瞪着雷狮:“你不要以为这样说就能调怒我,为了找你报仇我可是准备了很久,受死吧雷狮!”
  看来他的身体是这个家伙搞得鬼,既然知道是你了怎么可能放过你。
  弟弟拿出了一把大刀抬头仰望着天空:“哥哥今天我给你报仇了。”提剑冲向雷狮,来势凶猛,威力不强但杀死现在的雷狮足够了。
  近了,再近一点,藏在袖子中的手悄悄聚起了一团暴雷。
  “噗呲。”
  一滴血珠溅在了雷狮的脸上,不可思议的盯着挡在他身前的棕发青年,祖母绿的瞳孔中的是他自己惊愕的神情。
  骑士的身躯向前扑了一下又迅速用热流做支撑平衡住了,粘上血迹的面庞依旧温和的笑着:“恶党,自己跑吧。”
  “该死的!”
  紫色的闪电包围了所有人,在安迷修错愕的表情中雷狮恢复了身体。
  路人甲试图突破雷电层但是却被电成了焦炭,其他人看到脸色煞白的看着一步步靠近的雷狮。
  “想跑?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海盗紫色的双眸中满是杀戮。
  高原上,卡米尔看着远处从天而降的巨雷把围巾向上扯了扯,说:“走吧。”
  “乖狗狗跟上。”帕洛斯拍了拍蹲在旁边一脸不满的佩利。
  蔑视着满地的尸体雷狮冷哼了一声,伸手拽起了骑士的领带,额头抵住了他的额头。
  骑士有些茫然的看着海盗满是怒火的双眼,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恶党怎么恢复了。
  “给我听好了,弱鸡就好好的躲在我的身后发抖就好,别以为我会感激你。”
  不,我也没想让你感激我,依旧有些没缓过来的安迷修迷迷糊糊的想。
  等到三个人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
  雷狮松开了手看也不看骑士,对着卡米尔说:“走吧。”
  向来尊敬大哥的卡米尔也没有多说,安静的跟在雷狮的身后离开了散发着焦味的空地。
  直到雷狮离开才反应过来的安迷修突然察觉到,雷狮刚才的话是不是在关心他?
  恶党?关心他?
  安迷修立刻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却扯到了伤口,倒吸一口凉气,他决定还是先把伤口处理一下,至于恶党关心他,一定是他想多了。
  “卡米尔,看见一个人笑心跳会变,看到他受伤会生气是为什么。”
  卡米尔懵逼的瞅着大步流星走着的雷狮,含糊不清的回答:“那可能是喜欢吧。”
  “喜欢吗,喜欢那就抢过来好了。”他雷狮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15岁,单身少年,卡米尔,觉得他大哥可能恋爱了。
  离开了空地正在包扎伤口的安迷修打了个喷嚏:“感冒了吗?”
   看来不止要加强骑士道训练,身体训练也要加强了呢。

无聊的时候刻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