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凉

【有病系列一】③

        *可爱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无感情线,无cp。
  *是一系列的文,不知道能写多少。
  *审神者私设。

     17无奈的说着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阿宅给时之政府以后她就开始用17的念法叫她的名字,强调了很多次都没用。
  “这个无所谓吧,不过你怎么来这里了,有什么事吗?”
  说起这个就有点尴尬了17沉默了一下:“我在隔壁当审神者,但是本丸里没有食材和吃的了,18让我过来找你。”
  “哦,那正好歌仙和咪酱在做饭等一下就能吃了。”
  “嗯。”
  午饭过后两人坐在一起看着光忠和长谷部收拾餐桌,阿宅突然靠近17低声在她的耳边说:
  “我让你做的东西做好了吗?”
  17也正色小声回答:“做好了,现在给你吗?”
  “嗯,给我吧。”
  17从手腕上的空间压缩器中取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放在了阿宅的怀里:“收好了,这东西可要小心点。”
  “明白。”将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上衣口袋里。
  两人严肃紧张的神色让人以为是什么很严重的东西。
  清光扯了扯安定的袖子:“安定你说主人拿的是什么,很危险吗?”
  “我也不知道啊,你可以去问问主人。”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问主人!”
  “你问我也没有用,可能是炸弹什么的吧。”
  “诶?”
  17和阿宅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动作,仿佛刚刚她们什么也没有干一样随意的聊了起来。
  “你怎么来这里了,不在你的实验室做实验?”
  “有点事情需要办。”
  “该不会是21又惹了什么事。”
  17立刻不说话了,阿宅一看她这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就明白了。
  “不是吧,我还真说中了,不说我说你好歹也管管她,不能让她天天这么折腾,给她找点事干就不折腾了。”
  “唉,要是有用就好了,给她找事干也只能给你添更多的麻烦,我也很绝望啊。”
  几乎将绝望这两个字写在了脸上,阿宅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口团子,嗯,真好吃。
  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不着急回去吧,和我走一趟。”
  抓起17的手就把她拖着走,猝不及防被拉起来的17一脸懵逼:“你让我自己好好走可以吗!”
  锻刀室前
  “这个是召唤符*,这个是加速符,拜托了17麻麻!”
  居然叫了她麻麻,麻麻不是妈妈,这可是只有小时候话还说不清楚的时候才这么叫的,后来长大一点之后就不这么叫了。
  突然这么着她还有点不习惯。
  可是……
         “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不出来吗,你还真是笨啊,当然是锻刀了,我本丸一直没有一期一振,粟田口的短刀们都很想他的,这不你来了让你试试。”
  无奈的17只能把召唤符和加速符一起贴在了刀箱上:“就算你这么说也不一定就可以锻出来……”
  话还没说完一道白光闪过被召唤出来的付丧神站在了两人面前。
  “我是一期一振,出自粟田口吉光之手唯一的太刀,藤四郎们都是我的弟弟。”
  ……
  沉默长达三分钟的沉默。
  17和阿宅一个是因为没想到自己还真的能召唤出来一期一振,一个是因为随便一说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一期一振是因为两个人都看着他不说话,而且又不知道这两个不认识的那个才是他的姬君。
  还是阿宅先反应过来:“一期是吧,我是审神者阿宅,旁边这个是我妈妈,和我来吧。去找你的兄弟们。”
  “好的姬君。”
  旁边17也恍恍惚惚的跟着出去了。
  17在这边瞎浪着,她的本丸也不平和。
  在歌仙将她的话带回给其他付丧神时候他们已经吵起来了。

         *召唤符是自己瞎编的请不要介意,召唤符上有阿宅的灵力所以17召唤出来的一期一振是阿宅的刀剑男士。

【有病系列一】②

        *可爱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无感情线,无cp。
  *是一系列的文,不知道能写多少。
  *审神者私设。



        狐之助觉得这个审神者可能是个傻的。
  不傻的话为什么不理解什么叫把手放在树上面。
  “审神者大人,请您把手放在树干上然后注入灵力就可以了。”
  “哦哦,知道。”
  17按照狐之助说的把手放在树干上注入灵力,原本快要枯死的樱树长出了新的枝丫,粉嫩的花苞挂在枝头,17的眼睛瞬间亮起来了,真是漂亮。
  破败的跟几百年没人住过的样子的本丸也开始变化。
  “原来这个地方还挺漂亮的。”
  “当然政府提供给各位审神者大人和刀剑们待遇可是很好的,原来荒凉的样子只是因为没有审神者的灵力支撑而已。”
  怀里的狐之助动了动耳朵享受着被梳毛的舒服。
  “走吧该吃饭了,带路厨房。”
  17因为心中所想并没有搭话。
  “审神者大人这边请。”
  本丸的厨房还健在,17自己也会做饭,但现在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啊啊啊,我真是傻了,荒凉了这么久的本丸会有食材吗!!!”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食材她17就算是再厉害也做不了饭。
  看来只能用那一招了,虽然不情愿但是也只有这样了。
  “喂,是18吗,可以麻烦你从实验室给我带点吃的吗……知道我在那吧……知道就行……不许笑,都说了不许笑,就是没饭吃有什么好笑的……什么?隔壁?什么意思?唔……知道了,挂了吧。”
  挂了电话17还是有些不明白,但是好歹也搬过来了和邻居打声招呼也是应该的,回二楼从行李里找了点东西当见面礼才去了隔壁本丸。
  隔壁本丸:
  被五虎退领着向这家本丸的审神者走去的17正在默默地观察着周围。
  比她的本丸干净,比她的本丸有生气,比她的本丸刀剑男士要多,比她的本丸的刀剑们看着都温和。
  “那个主公就在前面,我……我……”
  17摸了摸他的头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糖果放在了他怀里:“收下吧,就当是带路的酬劳,剩下的路我自己过去,去找你的兄弟们玩去吧。”
  “谢……谢谢。”
  17不紧不慢的往桥边走去,所有人中她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家本丸的审神者,一帮大男人中唯一一个穿着巫女服的女孩子在明显不过。
  原本和付丧神们说说笑笑的审神者在被乱提醒了有不认识的人靠近后回过了头来,一瞬间愣住了。
  看清了女孩的脸17也愣住了。
  两人四目相对,微风吹过卷起了女孩的长发,飘来的樱花花瓣落在她的肩头,女孩的眼中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
  17温柔又惆怅的眼神让女孩更加手足无措。
  周围的刀剑都不敢说话生怕破坏了两人间的气氛。
  大概有几分钟后,女孩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口说话了:
  “妈妈……”
  什么!?妈妈!?
  看两人差不多大呀,怎么就叫上妈妈了?还有原来这个陌生人是女的,原谅他们第一眼看成了男的。
  “阿宅啊,说了好多遍了,不要叫我妈妈,咱俩没差多少,我还是姐姐的年龄呢好吗?”
  原来不是亲母女。
  “哦,17姐。”
  17?
  “是十七,不要按照那种读法念,是数字十七。”

【审神者有病系列一】①

     *可爱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无感情线,无cp。
  *是一系列的文,不知道能写多少。
  *审神者私设。

  

        所谓黑暗本丸就是气息浑浊,所谓暗堕刀剑就是黑化。
  17是这么理解的,这时候她站在这间本丸的门口看着弥漫着不详的本丸,回头冲着后面的两个人笑了:
  “呦,你们政府就是想让我接手这个本丸吗?黑暗本丸?这可真是interesting。”
  然而后面的两个人完全没有理会她的话:“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告辞。”
  “大兄弟别走啊,算了,慢走啊大兄弟。”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你说是吧小狐狸精。”17抱着狐之助撸着狐狸毛。
  狐之助努力着从审神者手里保护着自己漂亮的皮毛:“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审神者大人我们政府是会保护您的。”
  “嘁,谁信,不过看在小狐狸精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我就信一回。”
  “都说了审神者大人不要叫我小狐狸精了。”狐之助挣扎着反驳。
  17依旧心情愉悦的一边忽悠着狐之助,一边打开了本丸的门:“我告诉你,在我们家乡,说一个人是狐狸精可是很高程度赞誉。”
  “诶诶是吗?”
  “是啊是啊。”
  “还真是荒凉呢。”
  一开门一股斑杂的气息扑面而来,镜惜墨瞬间orz,这气味简直比公交车上的脚臭味,隔壁奶奶的韭菜鸡蛋大饼,过期的蛋糕,二手烟的味道还难闻。
  17觉得能在这个本丸活下来的都是勇士,辛苦了刀剑们。
  为刀剑们默哀两秒。
  “审神者大人您还好吗?”
  你看我像还好的样子吗?
  “还行死不了。”
  从口袋里摸索出一个口罩带上17才觉得自己活过来。
  狐之助也趁机跳到了她的怀里。
  她对这座本丸并不陌生,不需要狐之助指路也一路走到了本丸的正中央,那颗支撑了整个本丸的樱树下。
  让她比较奇怪的是一路上没有遇见一个刀剑男士,可能是boss点等着她,boss点在哪嘛……
  17笑着看着面前的短刀:“啧啧,居然让一个小孩子来,也太没人道了,雇佣童工是犯法的要进局子的。”
  黑色头发的付丧神并没有像她想象中进攻,而是站在离镜惜墨不远的地方看着镜惜墨,似乎是在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17看着他也不说话,远处她还能感应到有几个付丧神,只要她有一点异动就杀了她,反正还没有正式成为他们的主人。
  在她思考的时候付丧神们其中几个已经出来了,17撸了撸狐之助的毛:“各位已经是不小的刀剑了,也不会做出一些不合时宜的事而毁了自己的利益吧,所以我们好好谈谈,这样不是更好吗。”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毕竟这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这里不适合谈话,大人请和我来。”紫发的付丧神上前一步说着。
  她笑着应下了看着其他的付丧神在他的劝诫下离开,然后想带着她去往屋内:“等等先让我找狐之助。”
  刚刚狐之助怕危及到自己躲了起来。
  本丸二层审神者房间,歌仙和17面对面坐着,这种情况让17有一种面对教导主任的感觉,不由得坐直了身子。
  “咳咳,那个其实你没必要这么严肃,因为不会伤害你们和你们上任审神者一样,就算是为了她我也不会这么做的。”
  她的话让歌仙有些不解,她是谁?
  “您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猜啊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17笑的贱兮兮的,不出意料的歌仙的脸黑了,17以自己4.2的视力告诉你她很明显的看见歌仙额头上的青筋。
  “等以后你就知道了,现在说了你们也不懂。”
  并不是17现在不想说而是不合适。
  歌仙选择沉默,因为上一任审神者的原因他不敢再发言。
  “你也没必要怕我,那个等会儿你去问问别人有没有要买的列一张清单,钱我等等给你们放在楼下大厅。然后吃过午饭让受伤的刀剑们去手入室,我会为你们治疗。其他的等我想起来再说。”
  “那我告辞了。”
  “去吧去吧。”
  歌仙离开后17的表情,变得怪怪的,平静又有些诡异,笑了两声:“你这个人真是个大骗子。”
  17并没有休息而是拍了拍腿上的狐之助:“小狐狸精,我问你怎么给续灵力。”
  “审神者大人只需要把手放到树上注入灵力就好了。”
  “这么简单?”
  17回到了树下仰头看着树,可是……树上……树好高啊怎么才能放到树上。